輪候公屋「為何要窮人等那麼久?」

「寧願他當時在外面玩」 預科生家中苦讀葬瓦礫 母親悲哭﹕

(明報)2010年1月31日 星期日 05:05

【明報專訊】南亞裔人士、鳳姐、老人院和酒樓的打工仔……馬頭圍道45號唐樓群住了我城最草根的「七十二家房客」。大崩塌的「45J」門牌成為2010年香港最沉重的墓碑,上面刻著單親預科生童慶濤的名字。他遺下彷徨的母親帶淚細數坎坷:懷著阿濤時丈夫有外遇,飽受拳腳之辱後離婚,孤身帶子來港,操著半鹹淡的廣東話來港打工……

「我兒最乖,最勤奮,一來香港就考全級第三,整天留在家裏讀書不願上街花錢,膽小善良不敢做壞事。」如果阿濤不是葬身於那場大崩塌,明年高考之後就可能成為大學生。但母親現在只剩下一無所有,「我寧願希望他當時是在外面玩,多麼希望他還沒回家啊」。20歲的童慶濤是馬頭圍道唐樓大崩塌最年輕的死者,他的母親李女士說,母子倆的命運從福建老家便崎嶇滿途,「我80年結婚,生了個女兒現在29歲,90年後懷了阿濤時,他父親有外遇,回到家盡是對我拳打腳踢,要逼我離婚」。童媽媽不肯,一直捱到翌年才受不住簽紙離婚。

02年,童媽媽帶兒子持單程證 來港,寄居在一對老夫婦家裏做家務,對方包食宿,每月給母子倆2000元。「阿濤在內地讀到小六,年年考第一,科科100分,我對他有信心,來了香港直接考(新民書院)中一,開始英文很難跟上,但他特別勤奮,天天留在家裏讀書,不補習也考全級第三,他真是很乖很乖。」後來,老夫婦相繼中風 、病逝。童媽媽就帶著兒子出外打工租房,豈料住進屋宇結構傷痕纍纍的「45J」二樓B一間200呎套房。

輪候公屋「為何要窮人等那麼久?」

06年,童媽媽申請公屋,「我們住的房間裏有獨立廁所連灶台,但天花板經常漏水,不時有泥灰剝落掉下,牆上早已有裂痕,附近的閒雜人也多。我好想給兒子一個更好的環境,讓他安心讀書」。於是她向房屋署 求情,又向社工求助,希望盡快搬離「危樓」上公屋。「但他們不肯,說我不是傷殘,不能打尖。」童媽媽不解﹕「為什麼要我們窮人等那麼久,為什麼政府不為基層著想,起多些公屋,讓我們不用等那麼久?想不到就這樣誤了我兒子的性命!」

擅長理科的阿濤在套房的裂縫下日夜苦讀,但會考獲佳績升讀預科後,「功課好艱深,他有點追不上,我叫他補習,家裏再沒錢也要補。他說:『媽,我不想花你的錢。』就是不肯補習,每天躲在家裏讀書,除了同學叫他打籃球,很少外出花錢。放假的時候還到處找工作想幫補家計,但他擅長理科的阿濤在套房的裂縫下日夜苦讀,但會考獲佳績升讀預科後,「功課好艱深,他有點追不上,我叫他補習,家裏再沒錢也要補。他說:『媽,我不想花你的錢。』就是不肯補習,每天躲在家裏讀書,除了同學叫他打籃球,很少外出花錢。放假的時候還到處找工作想幫補家計,但他跟我說,見過很多工,對方都說他沒經驗,不肯請。」去年,阿濤在生物等理科試卷中考取C級,「但他說英語看錯題目,失手考了個不及格,不能上大學」。於是阿濤一邊讀副學士、一邊自修報高考,希望明年能考進大學的生物科技學系報答母親。「我每天6點多起床去老人院上班,樓塌的時候,阿濤已在家裏讀書,我下午4點半才收到地產代理電話,立刻趕回去。」但家園大崩塌,兒子失蹤,電話不通,童媽媽哭成淚人。直到前晚8時許,消防在瓦礫中發現阿濤的手,挖出時已經返魂乏術。阿濤的表哥說,童媽媽情緒崩潰,在醫院裏住了一晚,就搬到他家裏暫住。

童媽媽盼內地女兒來港

童媽媽說:「我晚上睡不著,很激動,叫我怎麼平靜下來?我希望政府能夠體諒我的情况,幫助我在大陸的女兒盡快來港定居,陪我過日子,我這時候很需要親人在身邊。」阿濤的表哥說,她家裏的幾千元現金和首飾都埋了,政府雖然答應批出二三萬元援助,但根本不足支援童媽媽的生活和表弟的殮葬,希望各界伸出援手。

明報記者 覃純健 吳淑義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00130/4/gdl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