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民主亂局的背後

泰國遭受的最近一次軍事政變,發生於2006年9月19日,正在出席聯大會議的總理他信從此開始了流亡生涯。他信的敵人為驅逐了一個強大得讓他們幾無招架之力的政治對手而興高採烈,相信一個沒有他信、屬於他們自己的嶄新時代就擺在他們眼前。但政變兩年多來尤其是最近一年的事態証明,他們當初打開的是一個潘多拉魔盒,釋放出了許多可怕的東西──暴力、仇恨、不擇手段、肆意踐踏遊戲規則,放出它們很容易,就在軍刀的一揮之間,而收回它們就困難了,其給泰國社會造成的創傷(政局動蕩只是其中之一),不知到什麼時候才能愈合。

還在軍政府直接統治之下的2007年5月,泰國憲法法院以在1年多前的2006年4月大選中“舞弊”為由,下令解散泰愛泰黨,並判決包括他信在內的100多名黨內高官5年內禁止參政,一位法官辯稱:“(泰愛泰黨)妨礙了民主,它只不過是利用民主選舉來取得專制的權力。”對他信勢力的打擊力度不可謂不大。同年12月,軍政府“還政于民”,泰國舉行大選。令他信敵人跌破眼鏡的是,被原來的泰愛泰黨整體借殼的“人民力量黨”贏得了大選,黨主席沙馬成為新一任民選泰國總理。

可是,從破壞民主的遊戲規則中嘗到甜頭的反他信勢力不會善罷甘休。2008年2月,反對派“人民民主聯盟”走上街頭,以沙馬為他信的“傀儡”為由,要求剛剛上任的沙馬辭職。5月至 8月,他們又一次組織起來,這一次聲勢更加浩大,他們包圍甚至占據了總理府。泰國軍方拒絕支持沙馬實行緊急狀態法,稱“總理除了辭職別無選擇”。9月2日,孤立無援的沙馬下令在曼谷實施緊急狀態。一周之後,憲法法院以沙馬擔任公職期間主持電視烹飪節目“收取報酬”(電視台給的車馬費)違憲,下令他辭職。反他信勢力又一次如願以償。

他信的妹夫頌猜繼任總理之後,仍然占據著總理府的反對派又有了新目標,他們要求他信的“另一個傀儡”也下台。11月25日,他們更進一步,包圍了曼谷兩個機場。泰國軍方也要求頌猜辭職,“還政于民”,好像是說在街上的才是“人民”、通過民主選舉把人民力量黨選上去的不是“人民”。同樣是孤立無援的頌猜下令在兩機場實施緊急狀態。僅僅幾天之後的12月2日,憲法法院以1年前的2007年12月大選“舞弊”為由,下令解散人民力量黨、並判決包括頌猜在內的多名黨內高官 5年內禁止參政。反對派再一次成功。

讓沙馬或頌猜辭職只不過是反對派的一個最低目標,其最高目標是“新政治”,他們要求改變眾議院的選舉辦法,將眾議員全部由選舉產生改為70%由任命產生、30%由選舉產生,從其訴求看,完全是開民主選舉的歷史倒車,是名副其實的“舊政治”。

民主的遊戲規則屢屢被踐踏,泰國政局為之動蕩不已。與許多學者認為泰國選擇民主的路徑有錯、泰國的民主“過度”了不同,我的一個基本判斷是:泰國的民主有問題,但不是民主的問題。

民主是一種遊戲規則,它以得票的多寡決定政權的歸屬,既然各方決定參與這個遊戲,那就意味著他們“玩得起”、願意接受遊戲的任何結果。參與方不能“玩不起”、搞“機會主義”,自己勝選了就承認遊戲結果,敗選了走上街頭,煽動暴力,千方百計抵制遊戲結果,甚至提出另一套有利於自己的反民主的遊戲規則。

You may also like...